ccrs(英文版) | 联系投稿 | 旧版回顾

当前位置: 首页 > 农村研究 > 田野日志

秋调纪实(五):中农院团队对华中、华北农村的调研

作者:韩 利等  责任编辑:admin  信息来源:中国农村研究院  发布时间:2016-11-13  浏览次数: 10139

本期秋调纪实推送的是2016级硕士生韩利、王欢、钟楚原和郭艳艳四位同学在华中、华北农村的调研日记。

韩利:湖南长沙

一.调研之行——“万事开头难”

对于湖南一直向往很久,拥有 “楚汉名城“、“潇湘洙泗”之称的长沙有着悠久的历史。并且小时候听我爷爷讲当年他参加“平津战役”等然后南下湖南剿匪的故事,一直心生向往,终于这次秋调有了这次去湖南的机会。

十月二十七,武汉阴雨,和王欢一起结伴踏上了去往长沙的火车,一路山川变化,天气却没有变,到了长沙还是阴雨。

其实去之前的准备才是最为曲折的,因为我们都是山东人,对于湖南完全是陌生的,为此纠结了好久。因为未知所以恐惧,为了消除恐惧,我们努力地联系所有可能认识湖南的人。最终,我通过我艳姐的同事,金颖姐找到了她老家在长沙的同学佩迪姐(关系是不是很曲折?)。在姐姐们的帮助下,终于在长沙有了目标。

历经近四个小时,我们到了长沙,一下车就奔向申爷爷的居所附近,在芙蓉区樟木坝住了下来。安顿好已经下午3点了,先给申爷爷打电话。但是困难总是很意外的出现。因为我是泰安号码,对于他们来说属于外地陌生号码,于是,被挂掉了。再打又挂了,再打就关机了!瞬间有种六神无助感觉,说实话还是很气愤的!后来和佩迪姐联系才解除了误会。因为最近诈骗电话很多,老爷子在儿女的提醒下也变得警惕。

二.调研之行——“转战长沙三区”

1.芙蓉区

前文提到,第一个采访对象是申爷爷,在芙蓉区樟木坝干休所。申爷爷一家是很厉害的,申爷爷94岁高龄,说话依然铿锵有力、思维清晰。与爷爷的丰富多彩的经历有关。爷爷祖籍是铁岭,1945年在东北参军,后经解放战争“辽沈战役”、“平津战役”然后南下到了湖南湘西剿匪,作为指导员,对各地尤其是湖南的土改都直接参加,无论是对当时宏观的政策,还是土改农民(因为妻子是湖南当地人)的具体情况都有很深入的了解。我认为他的经历是很宝贵的资源。

 

 

 

并且老爷子自己还写了好多的自传,我拍照了一部分,拿回来珍藏。

在对申爷爷的采访中,随着申爷爷的讲述让我对1945到1952年那段历史有了更加深刻而又真实形象的认识。对湖南当地土改的进行,从政策到具体实施,也有了更加明确地了解。很庆幸可以第一个就参访申爷爷,这样对湖南的土改有了宏观的把握,也为以后的采访开辟了道路。

第二天,在申爷爷妻子何奶奶的热情介绍下,我们又采访了院里的两个老人,一个是县土改工作队的人员,当时被派到长沙的一个村主持土改,他本身是当地的中农。另一个是贫农。都是后来从政或者参军的老干部,他们也绘声绘色地讲了很多,因为都是农民出身,虽然现在不再种地,但是当年土改的事情也是十分清楚的。

 

 

 

这也让我有了一个新思路,中国人无论现在从事的什么行业上数三代都是农民,因为时代的变迁,也是有部分老人会居住在城市,但是他们依然经历的当年的历史,无论是抗战、土改。就像我的爷爷奶奶是离休的工人,但是当年爷爷因为是贫农所以参加了革命,奶奶因为是地主的后人因为跟了爷爷从河北来到了山东,现在都居住在县城里。我中学不少的同学也是有类似的经历,虽然已经不是农村人,但是祖父辈都经历过土改。我想这也是一个新的思路吧,原始的村落有不少,是我们最根本的资源,但是城市化发展很快,一些县城里居住的老人们,也是一种资源。

2.雨花区

在芙蓉区呆了两天,我们就在申伯伯的建议下来到了雨花区高铁站附近,这里有个“黎郡新宇”社区,申伯伯有亲戚在这里。

“黎郡新宇”社区虽然是高楼林立的社区,但是这里5年前也是农村景象,处于城乡结合部,在建设高铁后就进行拆迁了,村民们就从农家小院住进了楼房。我们现在张阿姨的带领下来到了社区服务中心,与这里做好了沟通,于是又开始了在雨花区两天的调研。

社区有固定的老年人活动场所,每天早9点到11点,下午2点到5点,都有好多老人在那里打麻将、打牌或者闲聊。因为张阿姨有事不能陪我们,于是我们开始自己接触了。

第一天(10.29),阴雨天,风还特别大,老人们自然就不会出来了,我们就算把所有的衣服穿上依然在风中瑟瑟发抖。但是皇天不负有心人,我们虽然没有采访到老人但是混了一个脸熟,和几个大妈聊得很开心,大妈热情的介绍社区里有哪些老人适合,还告诉我们到哪里去寻找他们。归来途中偶遇一位爷爷,于是约好明天见面。那天虽然寒风刺骨,瑟瑟发抖,但是因为跨出了第一步,让那里的老人消除戒心,也是一种收获。

 

 

 

第二天(10.30),一夜风雨,第二天终于缓和了,虽然没有太阳,但是不是那么冷了。于是院里的老人们也都出来了。先找到了前一天“预约”好的张爷爷,正在一旁看人打牌九,于是就跟着坐在一边,慢慢地谈起了他的土改经历。或许我的出现比较突兀,周围聚集了不少老人,人多了也有优势,因为不太熟悉湖南话,有时候要时不时求助他人会普通话的人。采访了一个,就会有新的老人来一起分享,或者热心的爷爷奶奶们会推荐一些他们社区的老支书。

下午,终于见到了当年的老支书,黄畜谷爷爷,84岁,老党员。从56年开始当生产队长,一直到21世纪初都是村里的干部。父亲当年是这里的地下党,解放后本村就由他父亲领导进行涂改,那时候他也近20岁,也跟着参加土改。父子两代的经历,也是当地比较有代表性的。

在雨花区的两天,收获了很多,到现在已经采访了7个老人,感觉收获满满的。

3.岳麓区

有时候有个伴真的是对我们有很大的帮助~王欢永远是给力的最佳队友!我们到长沙的第六天,在欢欢的沟通下,找到了我们同学王进,然后他让哥们杨先敏介绍了长沙本地同学张星,于是我们在长沙的第五天下村了。

这次由张星同学介绍他的外公外婆,还有村里的一个爷爷,讲述了他们那个村子的土改情况。于是我在长沙的调研就圆满地结束了!

于是第二天就和王欢一起去了张家界,在那里的经历会由欢欢讲述,结伴而行总让我们学到很多。  

王欢:湖南张家界

20161031日 天气:晴

刚刚结束长沙的调研就马不停蹄的赶往张家界,张家界的天气是一片晴朗,不知道是不是预示着这次调研的顺利进行。通过长沙调研的经验和其他调研小伙伴们的交流,我们发现通过民政部门或许可以节省不少的时间,抱着试一试的心态,我们准备了计划A,先去民政部门,找一找老龄办,若是能够成功,自然可以减少许多的阻力,若是民政部门不帮助我们,我们也可以实行计划B,凭借自己的力量和在长沙积累的经验闯出一片天地。由于到达张家界已经是傍晚了,我们安顿下来后,在吃饭的间隙和开饭馆的姐姐热络的聊了起来,在与姐姐的谈话中我们了解到附近有什么样子的村庄,哪个村庄的老人比较多,这里的风俗习惯,有没有什么忌讳等等。与当地的人交流是出门在外的一条捷径,能够迅速的捕捉到对我们有用的信息,这比我们在网络上搜查要真实的多。姐姐还热心的为我们指明了去民政局的路,这也为我们省去了不少的麻烦。

 

 

 

交流是生活中必不可少的调味品,与当地人的交流更是我们在调研中的宝贵的财富。

2016111  天气:晴

在寻求民政部门的帮助之后,调研之路似乎也变成了康庄大道,在尹家溪镇的莫家岗村里,我们受到了热情的接待,村支书伯伯得知我们的来意之后,早早的准备好了老人的名单,我们一进村,便与我们商量哪位老人适合这个我们的口述史访谈。

明媚的阳光伴随着我的第一个访谈的开始,在村子口找到了曾经是土改工作队的林景芝奶奶,奶奶年近90,身体依然硬朗,思路清晰的为我介绍了她是如何从一个普通的农民熬到了现在的红军家属,作为女孩子在家里是不受重视的,所以奶奶在很小的时候就被给别人家做孩子,提到这样的童年,奶奶没有悲伤,反而有一种释然,在布满褶皱的脸上,奶奶十分淡然的诉说着自己的一生,听着这样起起落落的故事,我的内心竟然一片宁静,奶奶身上的气质让我感受到了现世安稳,此生安好是一种何其珍贵的境界,不追求过多的名利(奶奶曾经有机会去县里的妇联工作,由于喜欢安静的氛围,把机会让给了别人),做好自己分内的工作,经历过的故事诉说成了一首诗。

 

 

 

认认真真的态度是在任何时期都需要的一种责任心,土改时期需要,现在我们也需要,做学术更是要认真对待每一个问题。

2016112

今天在村子里转悠,碰见了许多出来晒太阳的老人,由于没有村支书的陪伴,老人们的防范意识使我屡屡碰壁,撒娇卖萌都挡不住一颗老人要拒绝你的心,在我心灰意冷的询问最后一个坐在轮椅上的老爷爷邓爷爷的时候,我并没有抱有多大的期望,因为邓爷爷的身体状况看上去确实很糟糕,由于中风,邓爷爷说话都有些吃力,然而,他仍然很认真的告诉我,丫头,我尽量和你说,我现在中风了,说话可能没有那么清楚,心里明白,我尽量说,你慢慢听。当时的情景,阳光暖暖的洒在老人的身上,村口的树枝吱呀吱呀的晃悠着,还有一条大黄狗蜷缩在村口的石头旁,我就蹲在老人的旁边,眼睛瞬间湿润了。以前总听别人说,南方人可能没有那么热情好客,乐于助人,可是,我却感受到了十成的暖意,从身边的小伙伴虽然毫不熟悉却热情帮着联络湖南这边的事宜,再到自己来到湖南,邓爷爷即使身体不舒服仍然坚持陪我做访谈的这种善意,深深感动了北方小姑娘。

做口述史的过程不仅仅是为了一种挽救历史,也是我们感受广袤祖国的地方差异,亲自体验“别人说”的过程。

调研感悟:秋调的过程,总是先苦后甜,就像那时的天气,刚开始阴沉沉的,看不见希望的未来,后来艳阳高照,只要坚持,相信自己,相信自己的小伙伴,就会看到沿途的灿烂风光。调研过程就像是五味瓶,细细品来,是我们在中农院成长的宝贵财富,顺利总是多过于磨难,经历总是好过于安逸,有时候走捷径也是一种好办法,寻求帮助也是解决的办法之一。感谢学院给了我这次调研的机会,让我有机会亲自领略南北的风土人情,亲自感受南北的土地改革的差异,亲自和自己的小伙伴一起奋斗,为自己的人生画卷中增添丰富的一笔。

钟楚原:内蒙古包头

2016111  星期二  

在武汉连绵的阴雨中,我踏上了前往鹿城包头的列车,二十多个小时的车程并未让我感到多少不适应,反而沿途的山平如削、落日熔金、铺满白雪的空阔草原激荡了我无数的想象。

晚八点,空荡荡的车厢提醒着我终点站到了,该下车了,睡了一天一夜的脑子在冷风中显得格外清醒,沿着阿拉坦汗大街走到订好的宾馆休息了一夜,第二天早早地出发去寻找老人。

由于没有暑期调研时的全国老龄委公函,独自在大街上寻找老人这件事显得了略有尴尬,在路人的指引下,我先后来到了火车站边上的如家养老院、迦南养老院,在按规程找到院长、说明来意之后,由于这些养老院都是私人性质的,害怕担责,不出意外我被院长以老人年事已高、心智糊涂的理由给委婉地拒绝了,心里不禁嘀咕着要不咱下次来个先斩后奏得了。走在回宾馆的路上,我隐隐不甘,豁出去了,找个上了年纪的老人搭搭讪吧,不然难以开局啊。转身经过煎饼摊,大爷从拐角处一探头,我就凑上去很小心地向大爷表明身份、说明来意并询问了大爷的年纪,大爷谨慎地看了我一眼,八十六,咋地啦。眼看着大爷根本就没有停下脚步的意思,我便上去爷爷长、爷爷短地叫起来,顺便哭诉自己完不成任务就会如何如何,在成功博取老人的同情之后,我们便坐在冷风中持续对话了一小时三十七分钟,水泥地是真凉啊,我是不是就要问问爷爷冷不冷,真担心他有个差错,就这样在复杂的心情中结束了对爷爷的询问,7%的电量时手机自动关机了,对,它毫不留情地关机了,我还没保存呐!算了,就当咱熟悉提纲了吧。

这件事提醒我时刻观察手机电量的重要性,采访时20%电量都有可能随时关机,所以以后要及时保存录音。

下午退了房,包头老人也不好找,索性去固阳投奔同学吧。固阳距离包头大约六十公里,沿途视野开阔,都是光秃秃的矮山,据说是盛名已久的大青山,解放初期匪患严重,五十年代初期的剿匪反霸战争多次在这里打响。到了固阳,一眼望去,飘荡在头顶的白云瞬间洗净了旅途的困乏。一下车到了二医院门口,老远就见阿姨在张望等候,回到家后,叔叔阿姨又是借县志,又是帮忙找老人,看着让人着实愧疚不安,支撑我们走下去的或许就是这种毫无道理的温暖吧。

2016112  星期三  天晴

翻看县志,提及固阳十年九旱,于是我在心里暗暗祈祷着天晴,不然在这寒冷的季节就见不到出门“晒阳阳”的老人了。

早晨七点,天已大亮,听从叔叔的建议,我随着阿拉塔大街一路向西,路边碰到一位老人正准备凑上去自我介绍,可是老人警惕地看了我一眼,并未等我说完,一摆手就离开了。看来这里的老人并不好搭讪啊,这不禁增加了我的忧虑。沿途无精打采地走到一家诊所门口,顺嘴问了一下门口的爷爷,试图了解一下咱这地方哪里老人比较多。在听明我的来意之后,张大夫不无遗憾地告知我,他的老父亲对这段历史很了解,但是就在去年刚刚去世了,但是他随后又帮我引荐了一位郝姓老人,访谈后得知老人父亲当年以榨油为生,家里人多地广,按生产资料占有量的标准,终被划成地主,十年劳改、身世飘零、时势弄人,可悲可叹。张大夫随后又将我引至粮店退休老人邓书剑处,老人自合作化以后,进入内蒙古粮食干校学习,后参加“四清运动”,文革时又接受再教育,参加“五七干校”。文革之后在国营粮店任支部书记,退休至今仍保持着不断学习的精神头,谈起刚刚召开的六中全会,如滔滔江水,我辈弗如。后又在邓爷爷的带领下,来到老人聚居的东廉租房区。今日正值阳光明媚,有两位老人在晒太阳。席地坐在老人跟前,由于有人介绍,很容易就跟老人攀谈上了。老人一辈子经历过土改,读过技校,开过货车,在那个年头也算是见过世面的。初声音低微,后随性所至,讲到高兴处,爷孙头角抵动,言笑彦彦。

 

 

 

2016113  星期四  天晴

出门之前,翻看县志,发现民国期间,固阳县隶属于傅作义管辖的绥远地区,县下设区、乡、镇、闾、邻。五户一邻,五邻一闾。

固阳县位于内蒙古自治区中部偏西,属包头市管辖,东接呼和浩特,南邻包头市,西毗巴彦卓尔盟乌拉特前旗,北和乌兰察布盟达尔罕茂明安旗(相当于县)相连。阴山山脉穿境而过,县内南高北低,地广人稀,气候相对干燥,天蓝水净。

早晨喝完小米粥之后便跟叔叔阿姨告辞出门,晨光熹微中淡淡烟雾弥漫,路边行人裹衣而行,实难插话,三眼两眼地四处张望,洒扫庭除的奶奶,围炉而坐的爷爷,哎,都是独身老人,没有外界的干扰,好办,想毕推门而入,没想到爷爷年龄倒是够了,耳朵却听不清了,没办法,只好掩门而出。

抬头又见一爷爷蹒跚而过,我毫不犹豫,又立马上前搭话,爷爷倒是很热情,并邀请我到他家小坐。走进一座四合院,推门进一暖炉小屋,爷爷边吃饭就边开讲了。听爷爷说起,他现在是五保户,无儿无女,祖籍山西,后随大人逃荒至此。固阳多杂居,山东山西、河南河北、陕西多因饥荒出逃至此,无地,因而贫雇农居多,能理解。随后土改时期,老人身任农会领导,居中流而不激,从未打斗地主,其言人这一生,翻手为掌,覆手为背,有理不在声高,山高遮不住太阳,咱这脑瓜子要活络,准确理解政策,共产党从没说过能打人,咱切莫逐流而进,随人而行。古语虽有云,奇行乏异,独行乏识,唯尚中庸,保持必要的独立与清醒还是必须的。

午间行至大道,忽遇昨访之老翁,爷爷热情邀我至家中吃饭。一盘馍馍包子,一碗热腾腾的小米粥,南方人客气委婉,北方人热情直接,窃以为后者更适合自己,效率更高些,虽说饭桌文化对办事也有很大帮助。临行,爷爷告诫我,人这一辈子要好事少做,坏事不做。想想也对,中国人向来喜欢枪打出头鸟,咱害人之心不可有,凡事做到不违良心,善待家人朋友,不也是为家风、国风做贡献吗?

夜幕四合,院中独有孩童嬉戏,老人尽归家,工作难继,便与孩童独语,虽天光已尽,尽觉那一双双目光一如当年九月新学期操场。

感想:中国是熟人社会又不是,我们在选择调研地点的时候,最多可能选择的就是离自己家近的地方,或是自己有熟人的地方。就目前的经验而言,这或许并不是最好的选择。

就有公函的调研而言,最重要的是语言问题。青海之行,选择海东地区的民和回族土族自治县中川乡民主村作为首次调研点,实属无奈而又幸运的选择。这里没有认识的人,而且地方又远。但是由于跟上届的师兄联系过,打消了语言的顾虑。再加上有公函,政府都有相应的安排,进村基本上没问题。现在村庄里的年轻人基本上都出去打工去了,就有些留守老人,在我眼里,这是一大优势,一则老人热情,二则可以排除年轻人的干扰,因为很多年轻人对于这种调查不胜烦扰。

就没公函的调研而言,首先是人脉,其次是运气。如果你要有熟人的话,就最好去有熟人的地方,毕竟人脉在那儿摆着。其次是运气,因为不管是语言,还是找老人,只要运气好都能解决。如果你既没人脉,又没运气,那出门之前最好先看看天气,因为秋冬季调研对节气有特殊的要求,如果天气不好,你碰到老人的几率可能会很低。

在进入当地之后,具体如何跟人群接触,相信大家的经验比我丰富。就我个人而言,一是热情,二是脸皮厚。在路上无意的询问有时候就能打开局面,所以我们要多尝试。其次,在找老人聊天的时候一定要注意聊天的方式,老人没有空,我们可以死缠烂打,跟着老人问,若是一个老人不耐烦,我们可以找到人群的核心,用人海战术来提精神,但是一定要注意把握问话的节奏跟主动性。当然,适时的察言观色也必不可少。

两次调研经历对我而言,最大的感悟还是要热情。客客气气,逢人搭话,机会无处不在。当然一定要注意安全。最后感谢这一路上给予我帮助的认识的以及不认识的朋友,这或许才是我们不断挑战自己、继续下去的源源动力吧。

 

 

 

郭艳艳:河北藁城

2016.10.26    天气:阴天

10.24号晚上九点多一个人从学校拉着行李箱去坐地铁,去火车站等候着十一点十一分目的地为河北石家庄的火车,10.25日早上七点多到达了石家庄火车站,一下火车第一感受就是从武汉到石家庄跨越南北方的温差,寒风袭来,很冷,只希望能够顺利的进行调研,以温暖冰冷的身体。

辗转整整一上午的公交车,终于到达张家庄镇,通过各种同学朋友,算是有个认识的人来接我,送到一个小旅馆里边,条件还算可以,中午到达这里本想休息下,但是由于内心没有底气不安心所以收拾好以后就出去寻访老人,最先在网上了解了这个乡镇,了解这个城区是什么时候怎么进行土改的,下午两点多钟,一个小伙伴带我去了一个村里,去找老人,但是通过了解这个村里符合访谈标准的老人本就没几个,一位老人不在家,另一位由于之前生病身体已经不太好,均没能够成功,选择去了附近的一个养老院,虽然有熟人带着去,但是由于养老院性质特殊,那里所有的人对我都是怀着排斥的心态的,见到了养老院的创办者英乔奶奶,其实也刚刚61岁,态度还算是很好的,帮我想了一些院里符合我的需求的老人,列了单子,但是去问的时候发现很多人不符合,要不就是年龄不够,要不就是头脑不清晰记不得那时候的事,符合需求的老人最靠谱的只有三位,还算是有收获的。下午五点多,天色有些晚,我便选择先回住处,第二天再来访谈。回到住处时天已经黑了,突然发现到现在还没有吃任何东西,没有喝一口水,在旅馆里寒意更加凸显,跟妈妈打电话时候忍不住流了眼泪便匆忙挂了电话,只想说:调研不易。

忍着晚上的饥寒交迫,很晚才入睡,第二天醒来没敢出去太早,怕老人家早上太冷也起不来,出门时候已经接近九点,到达养老院已经九点多,便开始对昨天选定的老人进行访谈,刚刚开始问到爷爷小时候的事,爷爷的情绪已经有些激动,于是我缓了一会儿并且换了别的话题,爷爷的情绪才稍微有些好转,在养老院,爷爷是和老伴一起,虽然有儿子有女儿,但是老两口还是住在养老院,看得出来,老人们内心是有着对家人的渴望的,从很多老人的眼神里都可以看到,尤其是在办公室和院长说话的时候以为有些糊涂的额爷爷一直缠着院长让院长给他的孩子打电话说他想回家,但是院长说由于他脑子糊涂他的孩子才把他送到这里来的,打电话多了孩子就说就是因为脑子糊涂才送到这里来,不能老是打电话给他们,听到这里,其实还是挺心酸的。上午对第一位爷爷的访谈没有结束便到了他们开饭的时间,便选择先停止,下午再接着访谈。

当我准备离开养老院回到住处的时候,在路上发现有两位年龄较大的老爷爷骑着自行车,犹豫了一小会儿便选择跟上去询问看是否能够对其进行访谈,虽然这样很冒失,但是为了找到明白老人也是没有办法了,介绍自己说明来意,厚着脸皮说可不可以跟着爷爷去家里,因为已经接近中午,爷爷要吃午饭,但是一旦爷爷走了便没有办法找到了,所以便跟着爷爷来到了家里,到家里发现没有家人在,爷爷说这是他的儿子的家,儿子在国外,儿媳没一会儿便回来了,担心被赶出去的我很意外的看到了两个很热情的阿姨,才知道一个是闺女,一个是儿媳,对我这个陌生人,两位阿姨都特别热情,并且还给我做了面条,放了两个鸡蛋,对于一天多没有吃饭的我来说,当时真的是有种想哭的感觉,内心非常感动。吃完饭又接着对爷爷进行访谈,但是由于爷爷着急去看戏,最后一直看表,不得已没有坚持做完两个小时便选择了结束,即便如此对爷爷依旧很感谢。出门在外,一切都很陌生,对于能够对自己没有戒备之心并且很热情的爷爷和阿姨内心充满感激。

结束了中午的访谈看时间已经两点多便又去了养老院,但是下午本以为可以直接去找上午访谈的老人,却被拦了下来,因为院长和养老院员工对我还是有防备之心的,也不得不理解,毕竟人家是很正规的机构,有着规章制度,解释了很久,并且表示再来的时候一定会跟院长到办公室打招呼,才又让我接着进行访谈的,内心非常忐忑,总害怕访谈进行不下去。还好,院长和员工阿姨能够理解,让我接着访谈,便去找上午没有结束的爷爷接着访谈,不到半个小时结束以后,看时间便很快去找了另一个昨天确定可以进行访谈的爷爷,这个爷爷是住在档次稍微高一些的房间里,能发现,住在这个楼上的人家都是经济条件相对来说比较不错的人家,各方面条件都比上午访谈的爷爷条件要好一些,访谈顺利进行。

结束了一天的访谈,出来时天色已晚,丝毫没有想要吃饭的感觉,但是为了有体力继续明天的访谈,在门口买了一份炒面打包带回住处,选择记录下来这两天的经历,这恐怕还是第一次一个人在一个完全陌生的地方没有公函,各种被人拒绝和被人怀疑的待在一个地方,内心感到的是不易。甚至会有些后悔选择出来调研而不是在学校安安稳稳的待着,但是没有办法,已经选择了,只能坚持下去,并且高质量的完成调研任务。接下来,继续加油。

 

 

 

2016.10.27     天气:下雨

接着昨天在养老院定好时间去访谈的老爷爷,本以为今天能够顺利的访谈养老院的几位老人,但是早早的冒雨赶到养老院以后突如其来的消息就是养老院负责人拒绝让我再去访谈,因为是私人开的,虽然有熟人带着过去但是负责人还是比较担心老人会出事,对我也不是特别信任,说了好一会儿才说服院长让我访谈完昨天说好的那个爷爷,上午访谈完便从养老院出来回到住处,中午等一个已经在石家庄上班的小伙伴在休班的今天专程赶回来陪我找老人,满怀希望的冒雨进村,但是问了以后发现所在的这个北龙宫村只有80多岁的老太太,问了两个得到的回复都是什么也不知道,因此就放弃了。没有80多岁的老爷爷,没有办法,下雨比较大没法去别的村,只有返回住处,联系了另一个村庄,准备明天去寻找一下看有没有合适的访谈对象。

北方的雨天调研不易,且行且珍惜。

2016.10.28    天气:晴天

几天阴雨天气过后,终于迎来了暖暖的太阳,虽然脚上和裤腿上还依旧是昨天雨水和泥水混合着,但是脸上感受着阳光就能够满血复活的重新出发,精力满满的去寻找老人做访谈。

秋调,是一个人的调研。所有的一切完全都要依靠自己一步一步的走出去,去尝试,去经历,失败后再重整旗鼓,方能感受成功的喜悦和满足。其实相比师兄师姐们在村调时候遇到的困难,我所经历的都算不上是困难,凡事没有一帆风顺,在雨中忍受着寒冷和雨水的拍打,阳光的到来让我感觉看到了希望,尝试着走进镇政府,没有公函,全靠自己的言行是否能够获取信任,幸运的是接下来我遇到的姐姐爷爷奶奶对我满满的热情和信任让我顺利的开展调研。镇政府民政所的姐姐听我介绍完以后便帮我选取了附近的村庄,然后联系了村主任帮我推荐老人,所以我就骑着我的小电动在寒风中潇洒前进,走进有着将近一万人的村庄,第一感受就是大,张家庄镇赵庄村,是一个有着繁华的集市的村庄,自解放前便是如此,逢一六是集,有各种店铺的两条大街即使不是集市也依然人来人往的不断,不出村庄便能够基本上满足生活所需,村里的人大部分不是本地人,所以姓氏较多,有50多个姓氏,在解放前从邻近县城迁过来的生意人居多,土改前自家是没有住房和土地的,依靠的就是开商铺,做生意,但是在土改以后便在这里彻底的定居,分到了自家的房子和土地,即便如此,村庄自解放后到现在为止,村内秩序井然,管理有序,经济实体比较多,村内经济发展展现出一片蓬勃的生气,天气冷了,村里人基本上都能够接受上级政府补助自己再拿一部分钱的利于环境的炉具和煤球。村里整体风气给人比较和善、舒服的感觉,并且生活都比较惬意,生活水平和质量也比较高。

另外最感动的地方便是在这个村庄里遇到的都是超级超级热心,特别特别好的爷爷奶奶,尤其是第一个奶奶,访谈完后带我去找别的老人,陪我做完访谈,又帮我介绍其他的老人,下午临近天黑一直挂念我早点结束回去,不然天就黑了,一个小姑娘家的一定要注意安全,结束下午的访谈回到住处已经天黑。休养生息,明天继续。

 

 

 

2016.10.29    天气:晴天

昨天和第一个奶奶商量好今天再带我去找别的老人,一早到了奶奶家,放下小电动便跟奶奶去找人,是一位93岁的老奶奶,满怀期待,幸运的是老人依旧身体健康,头脑清晰,耳朵也不聋,并且土改时期还戴过地主帽子,但是不幸的是老奶奶听不懂我说普通话,我也不会说他们这里的方言,没办法,只能放弃。又去找了一位80岁的爷爷,无奈和爷爷聊到一个多小时时候家里有活要干,只能终止。10点半,为了下午能够有访谈的老人,立马赶去村委会再求干部们帮忙推荐合适的老人,比较幸运,接下来的两位老人都是曾经的村干部,80多岁的他们刚刚结束村史的编写,等待上级审核敲定即可出版,对村庄历史再熟悉不过,对自己曾经的经历记忆也算比较清晰,说起来便停不下来,哈哈,超开心的。

本来和第一个老奶奶说好的今天中午在他们家吃饭,新蒸的大馒头,但是中午饭之前去找了村干部老爷爷做访谈,便在爷爷家里吃的饭,结束两个干部爷爷的访谈匆忙赶回去奶奶家里,奶奶说一直挂念着怎么没有回来吃饭,然后奶奶就从锅里给我拿出来的还在炉子上的大包子看我吃的很满足爷爷奶奶也很开心,更让我感动的是,奶奶看我大冬天穿的袜子那么短露着脚脖子说什么也要给我一双她的新袜子穿,开开心心的接过奶奶的袜子,慢慢的都是幸福。奶奶说,出门难,一个小姑娘出来这么远多让人心疼,心里的感动没有办法用语言表达。

顶着寒风,回到住处,写下经历,留住感动。

铭记于心。

 

 

 

2016.10.30   天气:阴天

原计划为29号能够做完今天返回学校的,但是由于29号访谈的有一位老人不合格,所以放弃准备今天再补充一个,因此一早便起床骑着小电动顶着寒风再进赵庄,进入这个超级大的村庄寻访老人。

昨天访谈的爷爷说好带我去找一个94岁的老爷爷,赶到老爷爷家里时,老爷爷正在吃早饭,一听说我要做访谈便特别着急的想快点吃完,我们就快跟老爷爷说不着急没事,慢点吃就行,等着老爷爷吃完饭便开始了访谈,发现老爷爷由于年龄太大了,身体已经佝偻成一个特别矮小的形象,看背影像是看到了爷爷经历过的94年,浮现在眼前的是一位伟大的老人历经沧桑也因此更加珍惜现在的幸福生活。访谈老人关于土改的一些经历,但是老人仿佛内心对于抗战打仗的记忆更为印象深刻,尽量引着老人回忆关于土改的事情,同时认真的听老人讲述自己的经历,也许老人是特别想找现在的年轻人聊聊他的过去的。

 

 

 

访谈结束,起身赶往住处,收拾行李,准备返校。

调研感悟:

跨越一关又一关,一步步的深入华北的村庄,走近老人意味着走近他们的亲身经历和感悟,在感受了冷漠以对和热情关心的老人时,了解到了也学习到了土改时期形形色色的底层人物与国家政策之间的相互作用,关于土改的口述史做的越来越多,其实应该反思一下应该怎么做才能更有价值而不是单纯机械的进行访问,面对扮演不同角色的老人我们访谈时应该用什么样的方式等等都应该在调研逐渐熟练时有所进步,在我们后期的整理和运用时发挥价值,真正的做出调研的成果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