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crs(英文版) | 联系投稿 | 旧版回顾

当前位置: 首页 > 农村研究 > 海外农村研究

农业合作社运动对印度农业发展的影响

作者:肖 军  责任编辑:网络部  信息来源:农业考古( 2015年第6期)  发布时间:2017-08-08  浏览次数: 920

【摘 要】为推进农业经济的快速发展,独立后的印度不断推动农业合作社运动向纵深发展。印度政府采取了诸多举措来扶持农业合作社,使得包括农业信贷合作社、耕种合作社、奶业合作社、制糖合作社与渔业合作社等在内的诸多合作社不断涌现,并取得了诸多成效。农业合作社旨在通过集中融资,推广并使用先进农业技术来改变印度贫穷落后的农村现状,提高农民生活水平。然而,合作社经营管理不善与合作社的地区发展不平衡等缘由使得农村的状况和农民的生活并没有得到根本改善。

【关键词】印度;农业合作社运动;农业发展;影响


为防止饥荒、改善人民的物质生活条件和推动农业经济的快速发展,印度尼赫鲁政府在坚持土改的同时,不断推进农业合作化运动。农业合作化运动旨在把低于基本土地限额①的分散的土地进行集中联合耕种。

一、农业合作社的发展

印度约70%的人居住在农村。印度农村人口日常所需要的物品都是由农村合作社提供的。1904年,印度首次通过了《合作社法案》,为农村和城市信用合作社的建立铺平了道路。合作社经过多年的发展已经为印度各界认同和接受。即使独立后,印度政府也认为计划经济和合作社在经济社会发展中扮演着重要角色。独立后,印度政府认识到农业在国民经济发展中的重要性,制定了诸多推动印度农业发展的举措。萨拉亚委员会(Saraiya Committee)的建议为印度政府实施农业合作社运动提供了导向。该委员会指出合作社是实现经济规划与民主化最合适的道路。各种专家委员会在研究农村信贷业务后也得出了同样的结论:毫无例外,村级合作社是印度农业发展的最优抉择。[1](P123)第一个“五年计划”(1951-1986)是印度农业发展的春天。“一五”期间,印度政府把财政收入的15.1%用于农业和社会发展,而仅把财政收入的6.3%用于工矿业。[2](P278)在尼赫鲁政府看来,合作社是经济发展的重要举措。

随着农业合作社的发展,印度农业和农村经济取得了显著进步。印度的农业合作社已经成为全球最庞大的村社系统。印度农业部门的合作社拥有比商业银行信贷更为先进的服务体系。农业合作社指导农业的投入,为农村的发展提供优惠供给,为农民提供有利可图的商品价格以及帮助农民将原材料加工成为高附加值的制成品。此外,合作社还帮助农民建立冻库,修建农村道路,提供水利灌溉、电力和运输设施以及提供卫生健康服务。各种农业开发活动,小型作坊以及产品的加工、分配和供应都是通过合作社来完成的。化肥合作社占据了市场上化肥生产和消费份额的35%以上;制糖合作社占据的市场份额超过58%;棉花合作社占据的市场份额大约为60%。合作社制造了全印55%的手工织机;合作社生产和销售全印50%的食用油;在国家乳制品发展委员会领导下的乳制品合作社在印度的15个邦实现了牛奶营销联盟,已经成为全球最大的牛奶生产机构。[3](P2-3)

二、合作社的类型

政府倡导的合作社运动可以减轻农民沉重的债务负担。在政府的积极推动下,农民不仅在合作社运动中获得收益,改善了生活,也在一定程度上缓解了债务压力。在政府的大力扶持下,各种农业合作社不断涌现。截至1996-1997年度,印度已有各种类型合作社45.3万个,合作社成员2亿多人。合作社已经涉及信贷、生产、加工、销售、投入分配、住房、乳制品业、纺织品等多个经济领域,[4](P2)其中主要形成了以下五种农业合作社:

(一)农业信贷服务合作

社印度农业合作社的建立与发展一方面得益于政府政策制定者的高度重视,另一方面得益于政府的大力支持。一些地区建立了奶制品合作社、城市银行合作社以及糖制品合作社。然而,农业经济的发展要有相应的金融信贷业与之配合。在此情形下,尼赫鲁政府为改变农村的落后面貌,提高人民生活水平,特别注重信贷服务业在合作社运动中的作用。

以旁遮普邦为例:该邦的农业合作社信贷机构可以分为两种类型:一种是办理农业短期和中期信贷业务,一种是办理农业长期信贷业务。在该邦,短期和中期的信贷业务可以分为邦-地区-村三个级别。村级农业信贷社的主要目标是为农业生产、基本消费品的分配、农产品的存储、农业设施的购置提供信贷业务。同时,政府对土地开发和农业发展提供了长期的战略规划指导,使得长期信贷合作社的作用越发明显。旁遮普设置了邦一级的土地抵押贷款银行、地区一级的土地抵押贷款银行以及基层土地抵押贷款银行。这些银行旨在为农民长期贷款提供支持。在实际操作中,农业信贷合作社为农村经济发展和改善农民生存条件都起到了推动作用,进而为印度农业合作社运动的开展提供了强大的资金支持。同时,农业信贷合作社为农民规避大地主、大商人和大资本家的高额贷款,转而享受国家提供的廉价信贷服务提供了条件,进而大大激发了农民的生产积极性。在尼赫鲁政府的大力推动下,农业信贷合作社成就显著。1979-1980年,农业信贷合作社的数量达到309家,拥有员工12.1761万人,贷款额达2.18亿卢比,存款额达268.4万卢比。[3](P6)由此可见,政府为推动农村信贷合作社的发展注入了大量的资金。毫不夸张的讲,农业信贷合作社是整个合作社运动的基石。

(二)耕种合作社

独立后,为推动农村经济的发展,尼赫鲁政府提出并倡导了合作耕种的农业合作社。然而,合作耕种对此时的印度而言俨然是个全新的概念。就耕种面积而言,印度拥有广袤的耕地,其耕地面积仅次于美国。但是,即使印度实施土地改革后,土地仍大量集中在少数大地主和大资本家手中。相反,农民拥有较少且较为分散的土地。在尼赫鲁政府看来,如果仍由目前的农业情势继续发展势必会阻碍印度农村经济的发展,进而影响印度综合国力的提高。正是在这样的思想影响下,尼赫鲁对推进合作耕种以改变印度长期以来的农业状况有着坚定的信念。在尼赫鲁政府看来,至关重要的是应努力引入农业领域的合作机制。

鉴于印度农民拥有的土地面积比较少,政府认为应当鼓励农民自愿通过合作耕种的方式来帮助其克服困难,进而改善农民生存条件从而提高农民生活水平。印度政府在制定“一五”计划时就明确提出,“重要的是应特别鼓励和帮助中、小农民志愿地组成农业合作社。一个农业合作社的耕种面积不应小于规定的最低额。但对于农业合作社的最大耕种面积,则没有必要加以规定。”[5](P209)印度政府在制定“二五”计划时指出,“目标是要扩大合作部分,直到这个村的全部土地都归村社合作社管理为止。信贷、销售、加工等方面的合作也将会进一步带动生产合作社。这些活动是相互联系的。”[6](P3)

合作耕种就是指农业灌溉、化肥、农药、拖拉机等进行集中合作使用。农业合作耕种尽管在当时还处于农业合作社运动的初级阶段,但尼赫鲁政府已经看到了农业合作耕种发展的巨大空间。在尼赫鲁时期,印度合作耕种式的农业合作社主要形成了以下四种类型:

第一,优良合作耕种社。从一定程度上来讲,优良合作耕种社是农业合作耕种社发展的基础。它的主要目的是教育和培训农民接受合作耕种的新概念。为此,政府有组织地向农民推广农业合作耕种的益处和具体的实施方案。政府旨在通过优良合作耕种社来使用最新培育的优良种子、优质肥料和先进农具来推进农村经济发展。同时,优良合作耕种社还就农产品以合理价格销售,购买农业发展必需品等方面开展联合工作业务。在合作耕种社中,土地的拥有者、土地管理者和每个农民都能充分发挥自己的积极作用。

第二,租户合作耕种社。此合作社的土地持有者为其成员提供农业发展的基础条件,比如金融、种子、化肥、农具等。但是,此种合作社中的土地持有者包括土地拥有者或靠收取地租的地主,他们不从事直接的农业耕种。在此合作耕种社中的土地持有者根据租户的需求将土地分割成块。土地持有者和租户根据双方达成的协定来确定彼此应当承担的义务。

第三,联合耕种社。为了解决土地分散的问题和对产出不高的土地进行培育,政府倡导成立了联合耕种社。拥有少量土地的土地持有者和产出不高的土地持有者汇集在一起形成了联合耕种社。成员根据该社的计划共同劳作。同时,土地培育者根据他们自身的劳动情况来获得劳动报酬。与地主不同的是,土地培育者获得红利与他们培育后的土地价值成正比。联合耕种社的功能就是培育出适宜农作物耕种的土地,联合培育农作物,联合收购农作物,为提高土地价值而联合筹集资金以及联合销售农产品。政府鼓励小土地持有者联合起来形成大的联合耕种社。联合耕种社也可以购买或租赁土地来耕种。购买或租赁土地所获取的收益首先要支付联合耕种社成员的工资和该社的管理成本。

第四,集体耕种社。集体耕种社的土地一部分是该社原本拥有的,一部分是靠租赁的,大部分是政府的闲置土地。成员因劳动而获得工资。同时,因劳动而获得的红利也在该社成员的工资中占有一定的比例。集体耕种社的成员对该社的土地没有所有权,也就不会获得股息。集体耕种社的土地主要依赖政府的土地出租。同时,政府的租赁属于短期的租赁行为。通常情况下,政府租赁的土地都是山坡和丘陵地带,需要投入大量的劳动力和高额的资金,这些是普通人民大众难以承受的。因此,虽然政府也在大力倡导集体耕种社,但是其整体发展却是相当缓慢的。

(三)糖业合作社

目前,印度的制糖业仅次于俄罗斯、巴西和古巴,位列世界第四。然而,在英殖民统治印度期间,印度制糖业的发展面临着诸多限制因素。随着国家独立,印度政府给予了制糖业政策上的支持。尤其是成立糖业合作社后,印度的糖产量整体上呈增加趋势。1995年的《印度基本商品法》规定了糖是受政府控制的商品。因此,制糖业的发展与政府的支持有着紧密关系。与此同时,糖业合作社是农产品加工的工业部门与农业部门之间的一个重要联系渠道。政府对糖业合作社的高度重视使得全印约60%的糖产量都来自糖业合作社。同时,糖业合作社的成立使得甘蔗种植者能获得可观的价格。糖业合作社在推动社会经济发展方面有着重要的功能性作用。制糖工厂在推动甘蔗种植业发展的同时也推动了周边教育、健康和娱乐项目的开展。为了推动糖业合作社的发展,政府在银行贷款方面给予了大力支持。1957年,印度的制糖开始出口应当得益于糖业合作社的发展。




(四)奶业合作社

在政府倡导成立奶业合作社以前,印度的牛奶主要是靠小农户和租种土地的佃户来提供,粗略估计,小农户和租种土地的佃户大约提供了全国牛奶产量的70%1951年,政府在制定“一五”计划时就指出,推动乳制品行业的现代化是政府的一项首先任务。印度政府的目标是为不断增长的城市人口提供卫生的牛奶。为促进奶业的发展,政府制定并实施了奶牛综合发展项目和关键村计划等类型的奶业合作社方案。把合作社引进乳制品行业的目标就是增加牛奶产量,增加农村收入和为消费者提供更加公平的价格。牛奶对印度国民经济的贡献超过任何其他农业产品。1994-1995年,牛奶的销售产值就达到105亿美元。在这个贫困与营养不良泛滥的社会中,牛奶不仅对大多数人摄取营养有着特殊的功能,也能为超过50万个村庄的七千万人提供额外的收入。印度的牛奶产量从1968年的2100万吨增长到2001年的8000万吨,增长了近三倍。这种快速增长和奶业的现代化在很大程度上都归功于奶业合作社。[7](P234)

奶业合作社实行的是生产、供给、分配、销售系统化的运作管理模式。成立的村级奶业合作社可以把每户农民的奶牛进行集中管理。随着村牛奶合作社规模的不断扩大进而形成地区奶业合作社,最终形成集体奶业合作社。在合作社里,农民志愿把自家的奶牛和生产的牛奶交给合作社,合作社经过加工处理后,把奶制品销售到全国各地。奶业合作社除了保留一部分资金用于扩大再生产外,将其余获得的收入返还给入社的农民。为推动奶业合作社的发展,政府提出了合作社为农民生产牛奶的牲畜提供的医疗服务项目由政府给予资金支持。

(五)渔业合作社

在印度,大部分从事渔业活动的人都生活在经济社会比较落后的地区。尽管印度拥有的丰富渔业资源为渔民们改善社会经济水平提供了条件,但是如果没有政府政策的支持渔民们也只能望洋兴叹。因此,渔业合作社的成立为渔民改善社会经济条件提供了难能可贵的机会。

渔业合作社是一个独立的组织,采取渔民们自愿加入的方式且实施民主化管理模式。渔业合作社旨在满足渔民们共同的经济、社会和文化需求。渔业合作社是渔民自愿组合而形成的。民主化管理和商业运作模式旨在实现渔民们的互利共赢。渔业合作社成立的初衷就是为了改善渔民们备受压迫的境遇。渔业合作社为渔民们提供财政援助。一般而言,渔业合作社在产供销方面形成了三个层级机构:首先由渔民们自愿组合成一个村级合作社,然后形成区域合作社,进而形成州一级的合作社。1951年,在印度政府制定“一五”计划后,各种不同层次的渔业合作社进展迅速。目前,在印度的海洋和内陆渔业部门已经形成了一个国家渔业合作联盟,17个州级渔业合作社,108个地区级渔业合作社和12847个初级渔业合作社。[8](P17)

三、农业合作化的积极影响

农业合作化运动可以把农民小规模的生产转变为大型联合生产进而使得农民获取更多实惠;潜在科学技术的使用可以使得农民增收;农业合作化中的自助与互助可以为民主化进程奠定基础。

(一)减轻了农民的债务负担并改善了其生活条件

为推动农业经济的快速发展,印度政府倡导的农业合作社运动在资金注入方面提供政策支持,这就使得没有资金的农民可以向合作社贷款而不是向大地主或大商人借高利贷。合作社为农民提供了大量廉价的信用贷款,使得地主、商人、佣金代理人和放贷者必须以合理的利率向农民贷款。合作社最大的贡献是推动了农村地区基础设施的发展。合作社吸收了大量的私人资金使得合作社可以集中为农民分配化肥和种子等事项。消费者合作社的功能就是要把商品的价格控制在合理的价位,进而可以满足合作社成员正常的日常消费。

同时,合作社运动有助于解决农村的失业问题。农村失业的知识青年主张政府应对失业问题给予帮助。在失业的知识青年的积极筹备下,印度已经形成了消费者合作社、市场合作社、失业处理合作社、编制合作社等。失业的知识青年希望通过此种方式来改善他们的经济状况。[9]

(二)闲散资金的集中为农业发展提供资金支持

合作社成立的原则就是要注重节约以及加强社员之间的互助。随着合作社的不断发展,社员对银行的放贷业务越发熟悉。社员们逐渐明白需要不断注入资金才能保障合作社规模的扩大和推动合作社向前发展。因此,社员们主动把闲置的钱存入银行,而不是储藏在家中。1950-1951年度,中心合作银行和邦合作银行的存款额分别为2.2亿卢比和53.8亿卢比,到1978-1979年度,分别增加到120.6亿卢比和165.4亿卢比。[10](P19)银行对闲散资金的不断吸纳既增强了银行的放贷能力,也为农业的发展提供了强大的资金支持。

(三)合作社运动使得印度的人文与人居环境大为改观

合作社在很大程度上使得农民意识到他们以前的酗酒、赌博等不良习惯的恶劣性;也使得农民意识到应当遏制诸如像在婚姻与宗教仪式上的铺张浪费;合作社还使得农民在解决彼此间的纷争时应当通过合作社来调解,而不是诉诸法院。因为诉诸法院要浪费大量的时间和浪费大量的金钱。

同时,合作社对社员的饮用水、家庭排水系统、医疗、娱乐等承担了一定的责任和义务;合作社还为社员深造和从事研究提供资金支持。随着合作社的不断发展,每个成员的精神世界发生了巨大改变,形成了“人人为我,我为人人”的精神理念。社员们养成了自力更生的好习惯。社员们确信只有通过与合作社中其他人的合作才能更好地改善自己的生存条件。[9]

(四)为农业现代化技术的推广使用创造了条件

传统的印度农业社会对土地的挖掘、碾碎,然后播种、收割、脱粒、清洁和划分等级都是采用人力。而随着农业合作社的开展,社员们开始使用机械等现代化工具来完成作业。社员们对农作物使用化肥和农药,并使用现代化工具进行作业,使得劳动力的价值不断提高。据资料显示,印度农民的劳动功率从1971-1972年度的45/公顷,增长到2000-2001年度的79/公顷。同时,农民的工作强度也从1971-1972年度的0.9个人/公顷增长到2000-2001年的1.64个人/公顷。[11](P157)

四、农业合作化存在的不足

尽管政府不遗余力地推动农业合作化运动的发展,但是印度的农业合作化运动并没有达到政府的预期目标和实现人民彻底摆脱贫困的愿望。在发展过程中,印度农业合作化运动的纰漏不断显现。

(一)区域发展不平衡

印度农业信用合作社存在明显的区域不平衡现状。就农业信用社对农村和农业发展的贡献以及其放贷功能而言,北方地区明显好于南方地区。在农村合作社数量、合作社人员数量、金融资源、合作社商业价值以及合作社的服务等方面,北方地区也明显优于南方地区。就农业复合发展指数而言,最高的旁遮普邦,在1971-1972年度、1985-1986年度、1995-1996年度分别为67.3074.0173.59,而最低的中央邦在1971-1972年度和1985-1986年度分别为13.1513.85。拉吉斯坦邦在1995-1996年度的农业复合发展指数仅为18.73。这清楚地表明印度各地区农业发展水平间的差异是相当大的。[12](P22-23)

(二)合作社的极端发展腐蚀了印度的民主理念

合作社的管理失当导致合作社难以继续发展。马哈拉施特拉邦的《合作社法案》规定至少11人就可以组成农业合作社。然而,随着合作社的发展,每个合作社的股东成员大约在1.5万人至2.5万人之间。同时,股东和农业合作社之间的关系非常简单,也就是每个季节合作社的农民都要向制糖厂提供一定量的甘蔗作为股东的红利。但是,有些农民,无论其股份多少,也是合作社的股东。经过多年的发展,这些既是股东又是合作社成员的农民拥有了更多股份,此时民主理念也被腐蚀了。在现实中,农民股权的增长也改变了合作社的权力结构。在选举制糖厂管理层时,金钱就成为了最强大的工具。即使大多数股东都是中小控股者,但制糖厂厂长和副厂长的位置通常都是最富裕的农民。[3](P8)

随着合作社的不断发展,农民为了能获得更284多的经济利益,往往利用手中的选票要求竞选人给予他们实际的收益。这也就不难解释印度在中央和地方竞选中竞选人都要和农业合作社进行密切接触的缘由。

(三)农民的贫困状况没能得到根本扭转

印度政府虽然采取有诸多举措来推进农业合作社的运行,然而由于每个地方的条件不同又使得每个地区在信贷服务、化肥使用以及包括科学灌溉系统在内的先进农业技术难以切实得到有效推广,严重制约着农村经济的快速发展。同时,大多数土地仍然集中在少数人手中,大地主和二手地主仍然把持着大量土地,这就导致占农村人口多数的贫农和佃农根本没有享有土地或享有极少的土地。[13](P289)农业合作社可以按照各种形式入股。然而,大地主、大商人和二手地主利用已有的资源参股农合合作社,进而获取农业合作社的红利。相反,大量的农民付出了艰辛的劳动却只能勉强糊口或食不果腹,这大大削弱了农民在合作社中的积极性。据统计,2011-2012年度,占印度56%的人口,约6.8亿人没有达到最低可接受的生活质量标准。[14](P29)

总之,农业合作社运动在印度政府推动农村经济发展的政策中占据重要位置。尽管印度的农业合作社运动存在诸多亟待改进的地方,但是其仍在一定程度上迅速改变了农村落后的经济面貌,提高了农民的生活水平。印度农业合作社运动中的不足之处也为我国农业经济的发展提供了借鉴与参考。


注释:

①所谓“基本土地限额”,就是指拥有少量土地的农民,由于自身经营管理不善,政府倡导他们联合耕种,进而改善农民的生存条件。

② 资料来源 :Yojana Nov.1999,ISMA Report 2004and Internet.,from:Adya Prasad Pandey,“Indian sugar industry-a strong industrial base for rural India”, Banras Hindu University,2007,P.10.


参考文献

[1]S.Siva Sankar,B.Ramachandra Reddy·Co-Operative Movement and Progress of Co-Operative Banks in India[J].The Global Journals,2014,(4).

[2]M. L. Dantwala. Agricultural Policy In India Since Independence[EB/OL]. http://ageconsearch.umn.edu/bitstream/182350/2/IAAE-CONF-051.pdf.

[3]Miss Banishree Das. Problems and Prospects of theCooperative Movement in India under the Globalization Regime [J].XIV International Economic History Congress,2006(72) .

[4]金永丽.印度农业发展道路探索 [M].北京 :中国农业出版社,2006.

[5]M.B.Nana Saraswati& J.J.Ancharlie·Indias agricultural problems[M].New Delhi 1965.

[6]朱昌利.印度农村经济问题 [M].昆明:云南大学出版社,1991.

[7]K.Rajendran and Samarendu Mohanty.Dairy Cooperatives and Milk Marketing in India: Constraints and Opportunities [J].Journal of Food Distribution Research ,2004(35〈2〉).

[8]Smith a R. Nair, S. K. Pandey.Performance of Fisheries Co-operatives in India- An Evaluation of Primary Societies in Thane District of Maharashtra[J].Journal of Fisheries Economics and Development,2010,(5).

[9]Puja Mondal. The Achievements of the Co-operative Movement in India [EB/OL].http://www.your article library.com/essay/the-achievements-of-the -co -operative -movement-in-india-619-words/4870/.

[10]孙士海.印度农业合作社的发展 、作用与问题[J].南亚研究,1988,(1).

[11]Gyanendra Singh.Agricultural Machinery Industry in India[EB/OL].http://agricoop.nic. in/05024-09.pdf,P157.

[12]M.Mizanul Haque Kazal. Spatio-Temporal Disparities in Agricultural Development - a Study on Major States and ALL India [J].Bangladesh J. Agric. Econs XXVIII,2005(1&2).

[13]肖军.废除柴明达尔制度对印度农业发展的影响[J].农业考古,2015,(3).

[14]Rajat Gupta,Shirish Sankhe. From poverty to empowerment: Indias imperative for jobs,growth,and effective basic services[J]. McKinsey Global Institute,201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