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农村研究 > 农村文化

农村文化共同体的建构与农村现代化的推进

作者:梁红泉  责任编辑:中农网  信息来源:《云南民族大学学报》(哲学社会科学版)2017年第5期  发布时间:2017-11-29  浏览次数: 891

【摘 要】建构农村文化共同体,对解决当下农村社会现代化进程中出现的种种问题具有重要的现实意义。在主流文化的引导下,以农村基层组织为核心,综合利用地方文化机构、民间组织、农村精英分子和社会力量的支持,建构农村文化共同体,才能有力推进农村现代化发展、夯实农村现代化成效。

【关键词】现代化;农村文化共同体;建构


文化共同体,是一个国家、民族以及地方社会维护群体身份认同、促进内部融合和增强内聚力的重要黏合剂。现代化发展和传统文化的解体,农民的原子化和差异化增强,在激发农村社会发展活力的同时;亦不同程度地加速了农村社会离散化和趋同化的发展趋势,并制约到农村现代化的深入推进。本文拟从分析农村文化共同体的历史演变和作用出发,以建构各具特色的农村文化共同体为着力点,探寻增强当下农村社会内部融合、推进农村现代化发展的有效路径。

农村文化共同体的内涵及历史演变

生活在同一区域中的人们,受相同地理生态环境和人文环境的影响,在长期共同的生产生活经历中,形成了相同或类似的文化理念、价值取向、行为规范和精神追求等,即形成了文化上共同体。这种文化共同体通常表现出很强的地域性,是以地缘和血缘为基础的、有形(地域)和无形(文化)的统一。个人和群体对自我的身份认同、辨别与区分,往往以生产、生活为基础,并体现在社会生活的方方面面。大到生产方式、文化礼仪,小到生活交往、饮食习惯,不一而足。对于同一文化共同体内部的“他及其言行,因为文化血脉上的相同或相似,更易理解、接受,生发出心理、情感上的亲近感或认同感,进而给予精神和行为上的支持与帮助。[1]这一过程,既是体现亦是增强主体——“对文化共同体的体验和归属。以此为纽带,以差序格局为特征的中国社会人际关系网络延伸开去。在共同的具有象征意义的文化仪式、文化精神和文化体验活动中,个人、群体乃至社会会自觉不自觉地沿袭着相同的认知、选择、惯习、礼俗等,传承和创新着共同的文化记忆,并成为这一文化共同体传承和发展最坚实的民众基础和社会土壤。

“礼失求诸野,以农耕文明为基础的传统文化深深扎根于广大的农村社会。因此,各具地域特色和时代特色的农村(或乡村、村落)文化共同体便共同构成了我国传统文化博大精深的社会根基。农村文化共同体,指的是生活在同一区域内(包括农业区域内中小城市的存在,但不一定以现实的行政区域来划分)的人们在长期共同的生产生活经历中,形成的大致相同或相似的文化价值体系。诸如文化理念、文化体验、价值取向、行为规范以及道德观念等。在我国,农村文化共同体的发展先后经历了三个不同的时期。[2]每个时期主流意识形态不同,其主导力量、内容、形式和对农村社会发展的作用也各不相同。封建社会时期,小农经济和皇权不下县,农村社会形成了与政权高度一致、以儒家文化道德为主导、以地方士绅为主体的农村文化共同体。这一时期的农村文化共同体,通常由在经济、政治、文化和社会资源方面占优势地位的地方士绅所主导和构建,以调整和规范传统农村社会的内部关系为目标。近代以来,西方工业文化的冲击,农村文化共同体受到西方工业文化的冲击开始走下坡路,但根基仍在。新中国成立至改革开放前,人民政权深入农村社会,对农村传统文化进行了全面改造,并建立了全新的由政权组织主导、以广大农民为主体、意识形态色彩鲜明的农村革命文化共同体。这一革命文化共同体为提高农业生产和农民素质、改善农村教育卫生、促进农村社会整合等起了重要作用,但强行用外部力量以行政手段和社会动员来发展文化的方式,注定不能亦无法持久。改革开放后,政府工作重心和管理方式的改变,农村革命文化共同体很快解体,农村传统文化共同体有过短暂的不同程度的复苏。但进入新时期特别是农村税费改革后,政府权力逐渐从农村社会生活中撤出,市场经济发展和现代化转型,社会流动加快,农村社会、农民差异化日渐增强,农村文化共同体的根基在很多农村社会被动摇。农村大量青壮年劳力的长期外出,使得农村社会成为过年过节时旅馆。城市化、工业化的快速繁荣和农业经济的缓慢增长,使得城市和农村形成鲜明的对比。脱离农村,成为农村社会和农民特别是年轻一代农民普遍的、共同的价值观。农民、农村和农业文明,成为社会现代化发展过程中落后并终将消亡的代名词。

不管是政治与文化高度一致的封建文化共同体,还是曾一度生机勃发的革命文化共同体,高度同质化的农村因为有了文化共同体的存在和发展,农民对自身和农村社会才有了我们这一角色认识上的群体文化归属与身份认同,农村社会内部的凝聚力、向心力增强,才有效促进了农村社会的内部融合。改革开放以来,农村社会政治压力松缓和社会生活空间的扩展,农民主体性增强。以追求个体差异化发展的现代化冲击,曾经高度同质化的、历经改造并被贴上落后标签的传统文化共同体日渐衰落、依靠行政力量推进的革命文化共同体解体。传统文化渐行渐远,以工商经济为基础的现代文明又未能在农村社会扎下根基,新旧交替的农村社会普遍呈现出文化与精神上的迷茫、甚至空白状态。物质利益最大化的追逐狂热、人际关系的松散和传统文化价值的失范等现象,实际彰显出当前农村社会和农民主体群体性在文化与精神上的空虚、彷徨。长此以往,农村社会的发展与现代化转型也必然受阻。

当前农村文化共同体的衰颓

现代化的发展,政府在推动农村社会经济发展取得显著成效的同时,却在文化建设方面显得有些心有余而力不足。本就缺乏合作传统的农民在原子化和差异化方面不断增强,植根于农村社会和农民群体的农村文化共同体日渐衰颓。

农村社会人际关系的日趋松散,并逐步趋利化。一是现代化的推进,宗族、家庭、社会舆论对个人生活和言行的约束力减弱。二是社会开放性和人口流动性的增强,人际交往在范围扩大的同时却在时间上缩短和充满不确定性,人与人之间的交往既缺乏深度亦缺乏维系的情感支持。三是趋利化的人际交往逐渐增多和扩大,拓展了人们以往以血亲、宗亲等亲缘关系为基础的社会关系网络。

传统仪礼文化的消解、疏离,并在日常生活中淡出。一是生活节奏加快,耗时长、程序多的仪礼文化被大幅度简化。二是现代社会强调个人行为自由,个人参与仪礼文化的内在积极性和外在约束性都大大减弱。三是科学理性的发展和社会文明程度的提高,以往笼罩在传统仪礼文化上的神秘色彩、神圣性和人们对仪礼文化的敬畏心都在逐渐淡化。

农民群体文化认同感弱化,导致心理归属和精神皈依缺乏或迷茫。一是当下社会流动性和开放性增强,多元文化并存,农民群体的文化选择趋于多样化、个体化。二是当下各地几近统一的社会建设模式,地域文化特色的标识度和辨识度模糊,地域文化认同缺乏外显、可感的物质载体。三是大量农民工长期在外工作或生活,脱离了地域文化的日常熏陶和耳濡目染,其文化认同感缺乏生发和强化的社会空间,心理归属和精神皈依亦无处寄托和安放。

不管是农村社会人际关系的松散、传统仪礼文化的疏离和消解还是农民群体文化认同感弱化,都从不同的层面折射出农村文化共同体正在不同程度地衰颓甚至崩溃。现实生活中,这种情况已经影响并制约到当前农村社会和整个社会的现代化转型。

建构农村文化共同体的现实意义

鉴于以上对现代化进程中当前农村文化共同体逐渐衰颓的现实情况分析,建构农村文化共同体,对当下我国正在进行的农村社会现代化建设乃至整个社会的转型都具有极为重要的现实意义。

有助于在农民群体中明确共同的社会价值观与理想追求,为农村社会发展提供强大的精神动力和智力支持。农民,是农村社会发展的主体力量,亦是最根本的力量。农村社会的发展,最终要依靠的还是生活在农村社会、熟悉农村社会情况、并且具有现代社会发展所需高素质的农民群体。当前的农村社会,经济实力普遍增强、温饱问题业已基本解决,农民群体整体的教育水平和综合素质明显提升。依托中央政府近年来的农村文化建设战略,农村社会更应依托地缘、血缘和业缘等地方实际,因地制宜地建构具有地域文化特色的农村文化共同体,以适应当下农村现代化的现实发展。建构农村文化共同体,形成源源不断的文化活力,一方面可专注于农民生产生活所需的相关文化活动的组织和开展,丰富农村经济发展的智力资源,群策群力地为地方发展献计献策,有助于形成独特的经济产业发展;另一方面,可基于共同的需求和认知,着力增强经济发展所需技能和管理的培训,增强农民群体应对市场经济风险和挑战的能力,有效提高农村现代化建设的针对性和实效性。

促进农村社会和传统文化的现代化转型与重塑。农村文化共同体,是国家权威与普通民众之间的沟通媒介,是将主流文化和农村乡土文化两者进行有效衔接的重要纽带。这一媒介与纽带能否上传下达、促进国家意志—民众意愿之间的有效沟通和良性互动,对整个社会的发展影响深远。历经多次改造的农村文化共同体颓然解体,原子化的农民在文化精神和价值规范方面无所依傍。松散的、文化碎片化的农村社会,既不利于自身的持续发展和转型,对整个社会的融合与发展乃至和谐稳定的负面影响也不容忽视。不管是新农村建设还是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的践行,政府的有关政策和政令只有借助农村文化共同体这一中间媒介,进行因地制宜的解读和涵化,才能成为为农民群众、农村社会所能理解的话语体系和价值规范,融入农村社会的小传统”——农民所熟悉的乡土知识,才能切实为农民群众所接受、认同、内化和践行。[3]建构农村文化共同体,发挥其涵化作用,农村社会才能在经济发展的同时,从容不迫地应对外来文化的冲击,进行传统文化的继承创新,推动农村文化的现代化转型;广大的农民群体才能明确农村社会的发展方向和文化转型的目标、路径,准确定位自身的社会责任和义务,进而自觉推动农村文化和社会现代化的转型发展。

促进农村社会的内部融合,夯实农村现代化发展成效。文化共同体是社会共同体得以形成和维系的重要精神纽带,也是有效促进社会群体融合、增强社会群体向心力和凝聚力的黏合剂。当下日趋分散化和原子化的农村社会,亟需增强内部聚合,以凝聚农村社会发展所需的主体力量。如果说农一代的外出只是为了寻求更高的经济收入,是主动离开,那么今天农二代的离开则更多地是因为文化归属的迷茫和情感皈依的缺失,属于被动离开。[4]在当前绝大部分农村地区和农民的生存问题业已解决的现实背景下,建构农村文化共同体,可强化农民工的精神归属、文化认同和身份体认,在农民主体差异化发展的基础上密切农村社会的内部联系,充分整合农村社会发展的人、财、物等有利资源,以有效激发和调动农民群体的主体积极性,激发和增强其对农村社会发展的使命感、责任感,增进农村社会和农民在文化、精神方面的愉悦感,提升农民、农村社会生活的生活质量和幸福指数,最终形成促进农村社会发展和农业现代化所需的内驱力,从根本上增强农村社会发展的自身力量;同时也可为农村社会发展聚集人气,吸引并留住高素质的人才为农村社会发展献计出力,真正壮大农村社会发展的根基力量,从而全面推进和夯实农村现代化成效。

建构农村文化共同体的有效路径

构建农村文化共同体,深入推进农村现代化建设,须从以下方面努力。

1)以主流文化为精神指引,着力建构地方文化共同体。做好地方文化建设、宣传和监管,自觉传承发展地方文化,是构建农村文化共同体的首要步骤。社会主流文化以丰富多样的地方文化为基,虽是各地地方文化统一体现,但也不能完全涵盖地方文化特性。在当前社会主流文化的引导下,地方政府要以建构地方文化共同体为着眼点,鼓励地方文化精英有意识地围绕地方文化研究作文章。深入农村社会从事地方文化资源的挖掘整理,对地方文化特色与精髓进行深入研究、有效凝练,厘定地方文化共同体的精神内涵和主旨,明确地方文化的精神内核;以地方文化精神内核为核心,在各种形式的文艺作品创作过程中和文化活动的组织开展过程中,彰显地方文化特色并推陈出新;组织开展的各种文化活动,在丰富地方民众文化生活和满足文化休闲娱乐要求的同时,弘扬、传承和发展地方文化;明确文化工作的社会责任意识,以促进地方文化发展为己任,借助各种媒体平台特别是地方官方权威媒体,加强地方文化的宣传和推介,打造色彩鲜明的地方文化品牌;在地方文化建设中加强对地方社会、民众的精神引导,正确把握文化传播的导向性,注重培养地方民众对地方文化的自信与自觉,以开放包容的文化心态来促进地方文化和外来文化的交流;加强法制监管,确保地方文化建设的健康发展。

2)充分发挥农村基层组织、民间组织的引领和协调作用。建构农村文化共同体,农村组织特别是农村基层组织的领导核心作用不可或缺。农村基层组织在推动农村文化建设、丰富农村文化生活的同时,也应致力于内部文化的交流融合。以地方传统文化为纽带,利用各种形式和各种机会、场合,宣传和弘扬地方文化精神,并形成相应的乡规民约;鼓励农民开展带有地方文化特色的各种文体活动以自娱自乐,为他们提供必要的场所和物质支持;发挥民间组织在文化方面的示范效应,给予农村文化精英和民间文化组织以相应的精神和物质奖励,为他们提供更多地表演机会和展示舞台;挖掘地方文化记忆、传承地方民间习俗,利用传统节假日开展带有地方文化特色、老少皆宜的群体文化活动,调动农民群众的文化参与积极性,增强农民的地方文化体验和集体记忆;加强对农民生活中具有文化象征活动和民间组织文化活动的监管,倡导和力促健康向上的农村文化生活精神形成;上传下达,组织协调主流文化和地方文化的融合发展,推进在文化建设中发挥正向功能的民间机构和组织的建立。

民间组织应明确地方文化传承的责任意识,在开展活动丰富农村文化生活的同时注重地方文化精神的传承,自觉接受监管,配合农村基层组织的工作开展,由点及面地扩大和增强地方文化影响,有意识地推动农村文化共同体的建构。

3)以农村社会的精英分子为中坚力量。在农村分散化和差异化发展的今天,农村精英分子即使长期在外,也仍然在农村社会有着比较大的示范性和榜样性影响。他们在节假日或农村社会红白事中偶尔出场的言行,很容易为农村社会其他民众所盲目效仿或攀比。因此,注重从农村社会和农民身边的精英分子着手,吸纳他们参与农村社会发展和文化建设,可有效增强农村社会凝聚力和向心力,对促进村庄内部融合和农村文化共同体的建构,将起到事半功倍的作用。组织评选农村社会发展和文化建设积极分子,加强宣传报道并给予精神嘉奖;不定期或非正式地召集农村精英分子,倾听他们对农村社会发展和文化建设的建言;号召他们身体力行,注重引导和发挥他们的榜样示范作用;借助网络媒体构建农村社会内部交流的网上平台,可以让他们及时了解并关注农村社会的信息动态,维系和强化文化共同体的身份认同;鼓励农村精英分子在传统节假日主动发挥自己所长,为丰富农村文化生活献策出力;吸引农村精英分子参与农村社会管理和文化建设,引导他们以村民委员会或民间组织为平台,切实参与农村文化建设。

4)致力营造有利于建构农村文化共同体的社会环境氛围。主体意识的建立和转变,离不开周围环境特别是人文环境的熏陶和感染。从农村社会内部着手,改善和营造有利于建构农村文化共同体的人文环境。加强村庄文化建设,倡导建立互敬互助、互信互爱的乡规民约;注重继承和弘扬传统农村社会中守望相助、敦亲睦邻的乡村美德;重塑农村社会道德规范体系,及时引导和促进社会舆论的正向功能发挥;复兴传统村风民俗,强化村民的文化归属和身份认同;做好墙体文化宣传,营造农村文化共同体氛围;搜集整理和印发村庄历史资料,在节假日展出;呼吁有条件的农村地区修撰村庄史志,并给予各种奖励和物质支持;多在地方传统文化节日期间举办有地方特色和文化传统的村庄集体文化活动,以增强村庄文化凝聚力。特别要着力做好留守儿童的成长教育,在基础教育工作中融入地方文化资源的宣传和了解,从根上助力农村文化共同体的建构。

在外部环境上,着力挖掘地方文化资源,营造浓郁的地方文化建设氛围。一方面,可以使地方民众逐渐深入了解、明确地方文化的特色和内涵,进而在社会交往中特别是与外来文化的交流过程中,对自己的文化归属和身份认同予以区别、思考、接受、认同和强化,实现从自发到自觉的文化意识转变。一旦转变完成,民众就会在日常生活中自觉传承,有意识、有目的的对文化共同体中后继的青少年和外来者予以地方文化的传播和影响,成为地方文化共同体发展的生力军和坚实基础。另一方面,外来民众也会在好奇心的驱使和环境影响下,主动了解、认识、接受甚至有意识地融入地方文化,实现从最初地被动宣传到后来主动参与的文化认识上的转变。这种转变既反映了地方文化影响的扩大,也在客观上为地方文化建设与发展增加了潜在人力资源储备的可能。

5)给予建构农村文化共同体以宽松的社会空间和有利的平台支持。建构与当前社会发展进程相适应的农村文化共同体,关系到农村社会的现在和未来,更影响到传统文化的传承与发展。中华民族文化的活力,始终植根于丰富多样的农村文化共同体。[5]而农村文化共同体的根,正是生活在不同地方、有着不同地方文化的农村社会的广大农民群体。在当前农村社会在话语权、影响力和各种社会资源处于弱势的现实情况下,农村文化共同体的建构需要宽松的社会空间和有利的平台支持,给予农村文化共同体以探索、建设、调试和完善的社会空间。今天的农村文化共同体,是以主流意识形态为指导、与社会发展相符,同时又深深扎根于传统文化的全新文化共同体。它肩负着重振农村社会发展、强健民族文化之根、促进农村社会转型的时代重任。为此,全社会特别是当下处于强势地位的工业文化和相关文化工作者,本着开放包容的文化交流宗旨,自觉以平等的姿态,给予建构农村文化共同体宽松的社会空间和平台支持,培养地方社会民众传承、建构和完善地方文化共同体的文化自信与自觉。


注 释:

[1]李培林:《村落的终结:羊城村的故事》,北京:中国社会科学出版社,2014年版,第135页。

[2]姬会然:《20世纪以来中国农村文化的变奏与调谐——基于国家社会视角的梳理》,《湖南科技大学学报(社会科学版)》2014年第4期。

[3]梁红泉:《认同与建构:城乡统筹中农村文化生活形态的转型分析》,《长白学刊》2011年第3期。

[4]鲍升华:《论中三角文化共同体的建设》,《理论月刊》2013年第7期。

[5]林继富:《民间叙事传统与村落文化共同体建构》,北京:中国社会科学出版社,2012年版,第58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