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新闻中心 > 本院动态

探寻“云贵高原的村社治理”底色:第43期百村讲坛顺利举行

作者:王 洋  责任编辑:余孝东  信息来源:本站原创  发布时间:2017-11-30  浏览次数: 957

本网讯(王洋/ 王玉莹/图)11月29日晚,中国农村研究院第43期百村讲坛在科学会堂一楼报告厅顺利举行。中国农村研究院陈军亚教授、黄振华老师、肖盼晴老师等研究人员出席,基地班2016、2017级全体学生共同参与。

“江南千条水,云贵万重山”,特殊的地理位置赋予了云贵独一无二的美景、风俗民情和社会文化形态。围绕此次讲坛的主题——“云贵高原的村社治理”,四位主讲人结合自己在原始村寨亲身调研的经历及收获,对在村寨里挖掘出的村社制度历史材料进行理论加工与思考,描绘出了一个神奇的“村社中国”。

2017级博士生王琦以“村社共同体:一个布朗族村寨的‘凝聚’——基于云南省勐海县布朗山乡老曼娥村寨的调研”展开讲述。她首先探讨了村社共同体形成的自然、经济和社会基础,即明晰的边界范围、公有的土地产权以及严格的成员认定,这使得村寨具有向心性与界域性的特点。并且她认为生活在村寨内部的人们基于共同的生产活动、分配习惯和共担精神构成了集体行动的一致性,从而加深了村寨成员精神和心理上的村寨认同。最后,她描述了村社共同体独具特色的治理机制,其中既有体现民主精神的村社头人制度,又有详尽明确的寨规民约,增强了村社共同体的整体性和内聚力。

2015级硕士生董帅兵的分享主题是“权力分工:傣族领主统治下基诺族农村公社的治理逻辑——以云南省基诺族乡巴亚老寨为例”。在介绍了基诺族巴亚老寨的概况后,他详细讲述了当地由头人、长老和青年组织共同完成的村社治理,这三大主体分别形成了各自的一套制度,相辅相成,共同维系着村寨的整体性。接着,他还将基诺族传统村社治理与当前基层治理相结合提出了自己的思考,认为在政府力量、村寨的社会力量和老人的自然权威的共同作用下,有助于形成合理的治理架构,从而可以推动基层治理的良性发展。

2015级硕士生林圣蒙以“超越村寨:水族地方社会的‘榔团’治理——基于黔南三洞乡达便水寨的调查与研究”为题分享自己的调研收获。他首先从历史、外部环境和内部文化三方面角度介绍了水族“榔团”单元的形成,随后介绍了水族“榔团”单元分工明确、各司其职的多元治理主体,据此描述了“榔团”内部血缘与地缘关系的冲突与调试,展现出水族社会丰富的横向层级。

2017级博士生秦荣炎围绕“分类分层:村社制度下的土地产权及其治理——以永兴侗寨的调查为例”进行了阐述分析。他运用产权结构——权利结构——权力结构的框架对村社土地制度进行了分析和探讨。他认为,永兴侗寨“村社公有、个人占有”的产权形态印证了马克思关于村社产权权能分离的观点。除此之外,他还详细阐述了永兴侗寨 “完全公有”和“限定私有”两种特殊土地产权形态,并据此剖析了永兴侗寨具有典型民族特色的产权治理制度——侗款制度。

四位主讲人汇报后,陈军亚教授、黄振华老师与肖盼晴老师分别从不同角度进行了点评与指导。

肖盼晴老师从村社共同体固有的二元性和二重性两个方面进行了点评。她指出,村社共同体具有村社公有和私人私有二元之间的矛盾,集中表现为内部凝聚力的大小和私有化程度的高低。同时,村社共同体还具有对内规制和对外防御的二重性。四位同学分别抓住不同的要素,从不同的角度切入进行了较为深入的调查。肖老师鼓励在座的同学们结合学界已有的论述以及自身的实地调研经历,提出有关村社共同体的新的看法和观点。

黄振华老师认为,四位同学的报告具有三个共同的优点,第一,问题明确,有的放矢;第二,框架完整,整体性强;第三,内容生动,细节丰富。这些都值得大家学习并运用于今后的写作和调研之中。黄老师还谈到他在听完报告之后对于研究“传统时期村庄治理”这一问题的三个可供参考的视角,启发同学们把国家治理的辐射范围、公众性需求以及不同地方独有的地方性特质等因素与治理方式相结合,以新的视角和方式做出研究。

陈军亚教授首先对此次讲坛做了高度的赞扬,她指出,此次汇报属于云贵专场,两省联合,规模宏大,指导团队中外联合,做到了理论与实践的勾连,值得同学们学习。接着,她针对每一个汇报人的主题,结合经典理论,做出了进一步的思考与探讨。她从四位主讲人的实地调查分析出发,分别结合迪尔凯姆有机团结和机械团结理论、马克思东方专制主义、奥斯特罗姆多中心治理理论等经典的理论范式,对理论与实践做了有机的勾连,与经典进行对话,通过对经典理论的思考,提出了“当今自治单元及规则的选择方向”、“我国的村社有层次的横向联合下相应的治理形态选择”、“不同治理规则的变量概念表示”等在内的研究思考方向,给予了同学们新的启发。